|
|
|
|
|
|
|
|
|
|
|
|
|
 
首页 > 文体新闻 > 舅妈的新生活
q
 怀新平系列言论专栏
 污水莫流“外人田”
 由“法国中小学生禁用手机”想到的
 淮南,需要培育“马拉松精神”
 淮南也需要“老字号”
 “击鼓传花”与“众人拾柴”
 “破窗效应”与“补窗行为”
县区传真
 我市开展“质量月”专题宣传咨询活
 潘集区构建基本养老保险立体化宣传
 凤台县多措并举推进“凤粮入川”
 八公山区扎实推进城乡居民基本养老
 毛集实验区招商引资保持良好增长态
 田家庵区“春风行动”突出精准扶贫
 八公山区全力应对H7N9疫情防控
 谢家集区成功捣毁一处食品加工黑作
舅妈的新生活
【字体: 】 发布时间:2018-7-4 5:14:19   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  1、凡淮南日报社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淮南日报社所有,任何网站和媒体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2、已获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本网作品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淮南网”和作者名字;3、对违反以上两条声明的网站和媒体,淮南日报社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 

我小时候,最喜欢去舅妈家。舅妈家在一个大山顶上,当年,舅舅的祖上为躲避战乱搬去那里,那里不通路,爬上那座山才能到舅妈家,去一次要走五六个小时。

尽管每次去都很累,但我仍喜欢去。每次一到舅妈那儿,舅妈笑眯眯地摸摸我的头,在我身上比划一下说,哟,武子又长高啦。然后,舅妈会拿出一个鸡爪,我迫不及待接过去,塞在嘴里大嚼起来。

鸡爪在我的家乡叫哈钱手。平时家里来客杀了鸡后,舅妈就会把鸡爪留着,先风干,再秘制。舅妈做的哈钱手,别有风味,带着一股干腊味,有嚼劲。我喜欢去舅妈家,一多半为的是哈钱手。

读高中以前,我每年至少要去舅妈那儿一到两次,读高中后去了县城,离家远了,加之学业重,仅在高考后那个暑假去过一次。再后来去了外地读书和工作,再回老家每次都匆匆忙忙,没再去过舅妈家。

舅舅是我大四毕业那年离世的,我正忙于找工作,而且当时没电话,舅舅离世我完全不知晓,是后来父亲在信中告知我这一消息的。

舅舅去世后,舅妈搬了家。那个地方太闭塞,没有水,不通路,没有电,曾经100多人的村子,1990年时,搬离得只剩不到10户。

舅妈先是搬到了10多公里外的一个村子,买的别人搬走后的旧房,房子不贵,只1500元,有1000元是四处借来的。住了一年,别人给表哥介绍个对象,女方是二婚,招表哥入赘。表哥当时28岁了,谈过几个对象,都是女方来了一看扭头就走了。表哥一咬牙,舍了这房,带着舅妈一起把自己“嫁”了过去。

在别人家总有些低三下四,表哥结婚仅一年就离婚了,舅妈和表哥从那个家出来,搬去了另一个地方。

这以后,舅妈又搬了好几次家。搬一次家穷三年。2000年我回老家过年,问到了舅妈的新址,特意去看她。舅妈明显老了,才50多岁的舅妈已是满头白发。家里也是徒有四壁,唯一的一台电视机不知是从哪儿淘来的二手抑或是三四手货。舅妈因为是外来户,在当地没有田地,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表哥表嫂(表哥又结了婚)外出打工。舅妈留我吃饭,我还想着哈钱手,想问没好意思开口。我给舅妈留下1000元钱。临出门,舅妈拉着我的手,噙着泪,一个劲说:“耀武,下次回来一定要来看舅妈啊,舅妈这多年没看到你了。舅妈穷,身体也不好,你不来,谁知道舅妈这一生还能不能再看到你啊!”

再一次去舅妈家是去年春节,舅妈搬了新家。新家是镇里统一规划的新农村,别墅似的二层小楼,装修很漂亮,一点不比城里差。家里水、电、气一应俱全,村街上安装了路灯,村委会办公楼前有个休闲广场,有各种健身器材,舅妈和村里的老人们每晚都要去跳广场舞。

舅妈再不是2000年我见她那次的舅妈了,她神情开朗,乐呵呵的,看起来年轻多了,头上还没了白发,一问是她染了发。说起现在的日子,舅妈就一个字:“好!”表哥和表嫂在南方打工多年,表哥早已成了技术骨干,一年工资有10多万。两个孙子都大学毕业,一个和表哥表嫂在同一单位,一个在北京。舅妈每个月有100元养老金,虽说不多,但舅妈很知足。

从舅妈身上,我看到的有岁月沧桑,更多的是改革开放40年,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,满满的幸福和喜悦。(韦耀武)

(本网编辑 汤宁)


|
|
|
|
|
|
|
|
|

皖ICP备07008621 皖网宣备3412015007号  主办:淮南日报社 版权所有:淮南网
如果你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E-Mail:huainannet@163.com 
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站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淮南网"。
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 感谢您对淮南网的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