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的牵挂


童年的记忆里,傍晚时分,家的屋顶,那袅袅的炊烟,是我最快乐的向往。它轻柔地缭绕在屋顶上,一如母亲轻声对我说:“快回来,晚饭已经做好了,就等你了。”
当青春光彩映照我的脸庞之时,我却悄然告别了故乡的炊烟。怀着绮丽的梦想,脚步坚定地向城市进发。
时光如流,年年岁岁,我习惯了城市的喧嚣、热闹;习惯了住单元楼,安防盗门;习惯了城市那没有炊烟的整洁与单调;习惯了面无表情走在城市蔚蓝的晴空下。故乡的炊烟离我越来越远,像一幅古旧的画卷,静静地沉淀于我心深处。
每年年底,母亲都会写信给我,希望我回家看看。我总说,我很忙。
直到有一天,接到弟弟打来的电话,说母亲病危,要我速归。我的泪,立刻如开冻的河,无声地奔涌。
立刻买了车票,奔向故乡。在列车上,突然听到了《又见炊烟》这首歌。曾认为这是一首情歌,歌颂的是爱情。此时我才突然明白,原来这是一首歌唱故乡、吟颂母亲的歌。因为故乡的炊烟,在旅人的眼中就是母亲的象征。原来这歌里,字字句句全是离人情。
打手机问弟弟,母亲到底是什么病?弟弟答:“就是想你,想你。”热泪纵横,我心释然。原来母亲身体健康,只想见我一面。
列车到站了。提着简单的行装,我走在故乡早春的土地上。眼前大片的农田,绿油油的,全是油菜,仿佛一块美丽硕大的翡翠。刚下过一场薄雪,可爱的蔬菜头上都顶着一层雪花,仿佛身穿绿衣的孩童,头戴雪白的棉帽,朝我调皮地轻笑。乡情盈怀,我热泪晶莹。
终于望见了自家屋顶的炊烟。袅袅升腾,仿佛我久违的故友。幸福的泪,顺着脸颊,缓缓滑过我的脸庞。加快步子,我几乎是在飞奔。那久违的炊烟,是召唤我前行的动力。我知道,在炊烟之下,屋顶之内,我亲爱的母亲,正忙着为我煮菜烹汤,那都是我一直想吃的可口乡味。
哦,炊烟中的故乡,我回来了!
夏爱华
分享到:  新浪微博
版权所有 淮南网
皖ICP备0700862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