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花纷飞


2018年元旦刚过,在老家休假的我还没有来得及返程,就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阻挡了归路。久别的家乡,偶遇的大雪,既来之则安之,我也索性推迟归期,与乡村的雪花来个亲密接触。
雾蒙蒙的黎明,被一阵敲击玻璃窗户的急促声响吵醒。起床推开门,起初是北风吹着哨子呼啸而来,继而下起小雨,夹杂着细碎的盐状颗粒。到了中午时分,小雨渐停,空中只剩下洁白的雪花漫天飞舞。
大雪纷纷扬扬,飘飘洒洒,玉蝶似的,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,或飞翔,或盘旋,旋转着,飞舞着,忽散忽聚,飘飘悠悠,像白色的精灵,不停地向人们招手。
临近傍晚,经不住雪花的再三诱惑,我走出家门,沿着新修的乡间水泥路向田野深处走去。因为雪仍在不紧不慢地下着,辽阔的田野上空无一人。偶尔有几只野鸟在树丛中穿梭,发出清冷的叫声。我踩着铺满白雪的田埂,小心翼翼地走进庄稼地。田埂的两边,小麦苗盖着一床厚厚的“棉被”,惬意地冬眠着,让人产生一种想躺在“棉被”上面打盹小憩的冲动。麦地的尽头,几棵松树的树枝依旧虬劲有力,树顶上戴着漂亮的雪帽,在飞舞雪花的映衬下愈发的精神抖擞,俨然一副“大雪压青松,青松挺且直”的大将作派。
当我踩着雪泥来到一条小溪边的时候,一股刺骨的寒风带着湿气扑面而来,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。但我还是顶风冒雪,继续坚持着前行的脚步。举目眺望,只见天地之间隐隐绰绰的景致全部笼罩在一片白茫茫之中。雪花依然纷纷扬扬地从天上飘落下来,四周像拉起了白色的帐篷,大地已经变得银装素裹。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,恰似此时此地的景致。
小溪的对岸,白雾飘渺,如梦似幻。晶莹剔透的雪花迎着寒风跳起了优美的舞蹈,宛若天女散花。刹那间,雪花就把无边无际的田野妆扮得一片银白。干燥了半个冬天,久违的大雪肆意扩张着自己的势力范围,在天地间倾情演绎着经典的一幕——白雪覆盖着大地,滋润着万物。同时,雪花也将空气中飘荡的浮尘和灰霾洗涤得干净了许多,让人感觉虽然寒冷,却也神清气爽。
“白雪却嫌春色晚,故穿庭树作飞花”。天色渐晚,幕野四合。返回的途中,路过一所乡村小学。操场上又是另一番景象:一群朝气蓬勃、天真烂漫的孩子,追呀,跑呀,跳呀,笑呀,高兴地大喊大叫,欢笑声不断地在挺拔俊朗的白杨树之间盘旋。孩子们在雪地上来回地奔跑着,相互地追逐着,留下一串串歪歪斜斜的脚印。他们时而堆雪人,时而打雪仗,时而捉迷藏,玩得不亦乐乎,揉成团的雪弹在头顶上来回穿梭。孩子们的小脸、小手都冻得通红,但他们全然不顾,忘我地嬉戏着;孩子们的衣服上、头顶上都落着雪,变成一个个鲜活的小雪人,但他们完全不知,依然忘我地尽情玩耍。
愿飘飘洒洒的雪,在驱散干燥和雾霾的同时,为人们带来风调雨顺、五谷丰登好年景!
田家庵·翟乐华
分享到:  新浪微博
版权所有 淮南网
皖ICP备07008621号